關於電影留學的那幾件事8 – 最後的最後

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的我,三十歲以前總想著在工作之餘寫個劇本吧,或許有一天能被拍成電影呢,或許就這樣理所當然地當上了導演,或許再也不用當律師了,或許進度很慢,但是一點一點接近吧…

這樣看起來,我並非一個激進的突破者,我只求自己在安穩的日子裡,去開拓一點可能性,但可以確定的是,對未來的各種盼望,從未在我心中消失。「不要放棄,慢慢接近」是自己為夢想所設立的最卑微的要求,只要還在前進中,那種活在盼望裡的快樂就可以源源不絕,讓我在最艱難的時空裡仍能保持微笑。

電影是了解人生的捷徑,但生活不是,生活是一段緩慢又挫折的過程,正因如此我們才必須捍衛擁有夢想的權利。夢想本身是很膚淺的用語,任人都能說上一段。唯有當我們積極地爭取那樣權利的時候,才真正賦予了它意義。

我的夢想仍在半途之中,但我已經有最精彩的故事講給我的孩子聽了,而我也決心確保這個故事能繼續下去。對電影而言,有無結局或許很重要,但我相信人生並非如此,人生沒有結局,只有轉折,轉折再轉折,這才是名為人生這趟旅程的最精彩的劇本。

想搞電影,不一定要考公費,不一定要出國,就像我最初的原始盼望,無關乎時空地點,只要能有一點時間寫劇本,我就很快樂了。那種快樂是可貴的,是最根本的,也將成為我們此生最大的成就。

最後,容我再度警告你。申請電影研究所是一場戰爭,除了電腦處理、資料蒐集、細節注意、問題解決的能力外,還極端地耗費你的精神與體力。如同任何一個值得追尋的夢想,它會不斷挑戰你的熱情與意志,直到你動念放棄。不要忘記最初的快樂,如果這條路是你的天命,那麼那份原始的快樂就能帶你撐過這段旅程,完成最不可思議的劇本。

– Ending Credit –

感謝張懿云老師、張心悌老師,以及林英作導演為我撰寫推薦函;Max Chou和Chea Sophorn為我修改Writing Samples。

謝謝丁祈方老師、聞天祥老師、廖金鳳老師,願意在公忙之餘回覆我的電子郵件。雖然我是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但我能感受到他們提攜後進的熱忱,尤其是丁祈方老師,這種感覺真的非常溫暖。

感謝許多親朋好友的鼓勵與不計代價的協助(尤其是岳父大人、老哥呂建樺一家人、老友蔡奕廷等)。

感謝家人與妻子最大的支持與寬容。尤其是親愛的老婆,沒有你我就做不到。

Advertisements
關於電影留學的那幾件事8 – 最後的最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