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25

我想拍部電影,好讓你能了解我和我所處的這個世界,以及隱藏在其中各種混亂與悲傷的必然性。

Advertisements
161025

160930

一個藝術作品的形成是有機的是變動的甚至是神祕的,通常就連創作者回頭來看時也難以相信當初的想法是如何轉變成最後的樣子。
真正的創作者不會將作品的成功歸功於自己的才華與能力,而是更感念於育化出自己作品的環境、人事與無法解釋的各種巧合(或許可以稱作是神蹟吧)。因此,我認為一個創作者之所以偉大,並不在於作品最終呈現的樣貌,而在他於作品形成過程中的努力不懈:致力於瑣碎的不為人知的細節,甘於繁複的冗長的練習和準備,並且在無數次的挫敗中,在無限的可能性中,按照自己最初的理念而勇敢做出決定。
或許他的創作是無意的,是純粹直覺的,但極少人是憑藉幸運的,因為那種直覺是在他們的漫長悲苦日子裡,以開闊心胸經受的各種磨難所鍛鍊出來的本能。堅決完美、堅持原創的意念才是創作者最珍貴的東西。
這樣的創作者,他的作品極有可能未曾受過一絲認可,甚至是可笑的,但對我而言,真正的藝術已經存在於他的身上了。
160930

160614

昨天看完雲端情人(Her)後,發現這個故事和我正在寫的劇本有幾分相同之處。並非故事情節雷同,而是所處理的感情是一致的。今晚我讓原聲帶靜靜地播放著,已經停滯很久的我好像獲得了一點啟示和力量。

Theodore: I’ve never loved anyone the way I loved you.
Samantha: Me too. Now we know how.

 

 

160614